兩個禽獸上司
 
Ep.3—被兩個男人硬上🔞
 
「雖然不知道眼前的兩個男人要對我做出什麼事情,但氣氛非常的凝重。」我不敢直視眼前的黑髮男人也不敢看向旁邊的灰髮男人。
 
「其實不用那麼緊張,妳會慢慢的習慣我們的。」黑髮男人看著我笑著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我無法清楚明白眼前這位總裁的意思,「哎......!」突然間我的雙眼被像布的東西矇閉了起來。
 
然後全身被抱了起來又被放到平台上,此時我的手不小心觸碰到筆的感覺,讓我非常確定我現在就是做在總裁的辦公桌上。
 
「月,你覺得該從哪裡開始呢?」我很清楚明白現在說話的聲音是總裁,但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對我做什麼事情。
 
「隨便你吧,反正這是夜想要的。」月冷冷的對著夜說著。
 
「你......你們到底想要對我做什麼......?」我帶著緊張害怕的心情問了起來。
 
「因為害怕講話還會發抖真是可愛。」夜撫摸起我的大腿起來。
 
「不......不要,住手......我不想做這種事情......」我馬上抓著總裁的手更害怕起來。
 
「月,把她的手給我抓著!」夜對著站在我身後的月說道。
 
「我知道了。」月聽著夜的命令抓著我的雙手放在我後背下方。
 
「嗯唔......!」我的嘴唇突然的被人給親吻下去,即使想逃開還是會被逮到,這樣子被又吻又逗挵著舌頭,感覺非常奇怪啊。
 
「月,不試試看嗎?她的感覺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唷。」夜慫恿起月說著。
 
「嗯嗯......」我的頭被溫柔轉過,接著又是被吻被逗挵著舌頭,這樣被不同的人用著......好噁心......。
 
「哎,跟你一直親就好了啊。」夜看著月一直親吻著我說道。
 
「啊......!」我瞬間感覺胸部被人揉挵了起來的驚嚇到。
 
「不公平,月你這樣犯規啊!」
 
月非常享受親吻我又逗挵著我的舌尖,雙手揉挵著我的胸部完全不發一語。
 
「你這個副總沒想到比我更變態情色。」夜坐在椅子上看著月。
 
「因為哥哥喜歡的我也喜歡。」月突然放開了我的嘴唇對著夜說道。
 
「可是女人是不可以一起用的啊。」夜無奈的回答。
 
「剛剛是誰在慫恿我的,何況一妻多夫還是一夫多妻,我相信這世界上有一堆存在。」
 
「所以就是要一起就是了?」
 
「對。」
 
我聽著兩人的對話,不停的喘著氣,心臟跳的非常快,內心的恐懼也還沒消去,接下來這兩個男人,應該是禽獸上司又要對我做什麼了?
 
「話說,妳的臉真紅啊,原本白皙的肌膚的被韻紅了,只是接吻就興奮了嗎?」夜像是對著我說著。
 
我完全不敢再多說一句話,但喘息一直無法停下來,而且身體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熱了起來。
 
「嗯......!不要啊!」雙眼被矇著,但我非常明白自己洋裝的下襬被掀開了,還有內褲正被其中一人脫下著。
 
「哥哥在不攻擊我就不客氣了。」月撐開我的雙腿開始摸著我的私處前端說著。
 
「不要......住手......嗯啊......」我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不自在的要求著撫摸著我私處的月。
 
「這裡漸漸的濕了起來,我看妳應該是要我不要住手吧?」月似乎故意扭曲我的意思。
 
「不......不是的......啊......」
 
「放進去也許更舒服噢,不試試看嗎?」夜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後,舔了一下我的耳朵。
 
「不要......,我不要啊......啊......」即使口上說著不要,但蜜穴裡還是被不知道是誰的手指入侵了,真的好討厭這個感覺。
 
「這樣緊緊吸著我的手指好嗎?」夜對著我說道。
 
「我.....我才沒有......拜託......拿出來......。」我哀求起夜,只希望他們放過我不要在繼續這種事情。
 
「拿出來就不好玩了啊。」月突然開口說著,又開始揉挵著我的胸部。
 
「不要啊......不要......啊啊......」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漸漸的舒服了起來,對於噁心的感覺完全不會排斥了。
 
「越來越濕了,看來不排斥了嘛。」夜用著手指抽動著我的蜜穴說著,我也清楚感覺到自己蜜穴已經多麼濕滑了,但我卻不在有反抗的念頭。
 
「真是粉色的乳尖呢。」月脫下了我的洋裝與內衣,揉捏起我的乳尖說著。
 
「不......不要,拜託,不要再繼續了.....嗯嗯......」我對於被揉捏著乳尖又排斥了起來。
 
「這裡也是粉色的,而且已經很潮溼了。」夜說完話後我感覺自己的蜜穴被舔挵的樣子。
 
「哎......不......啊......不要啊......那邊不要這樣......啊......」我的身體因為被夜舔挵著而顫抖了起來,被舔挵的蜜穴感覺越來越熱了。
 
「嘴上都流下了唾液,是有多舒服呢?」月用著手指擦起我嘴邊不小心流出的唾液,將手指放入了我嘴內玩挵著我的舌頭。
 
「嗯嗯.....哈啊......」我只覺得我頭腦的思緒越來越混亂,已經要變空白了,對於被眼前的兩個禽獸上司怎麼對待也不想管了,因為這種漸漸舒服的感覺自從跟上一個男人分開後已經很久沒有在體會到,何況現在是被兩個人玩挵著身體,感覺比以往跟一個人在一起時還新鮮。
 
「前戲差不多也該結束了,讓我們進入主題如何?」夜已經將他那又粗又熱的大東西在我的蜜穴前磨蹭了起來說道。
 
「不行......不可以......不可以進去......」縱使覺得舒服的我,也堅持著自己的自愛,不想讓不認識的人侵入體內。
 
「明知道自己無法反駁還是想要說,真的是太天真了,不過沒關係,我就是喜歡這樣。」夜慢慢的將大東西放入我的體內,然後狠狠的頂進了深處。
 
「呀啊......不要!拿出去啊......我不想要這樣......」我對於這種事情被陌生的人侵入,身體真的非常的反感,何況我並沒有想到說,他的大東西比以往上床過的男人還要威武,粗度也那麼的......。
 
「嘴上一直說著不要,等一下就會比前戲舒服,妳慢慢體驗吧,就算我結束了,後面還有我副總弟弟會讓妳來第二次舒服。」夜用力的抽動著大東西說著。
 
「不......不要......我不想啊......住手停下來......嗯啊.....」我雙手不知道抓到了誰的手臂緊緊不放的說道。
 
「讓我看看妳的表情好了,月把你的領帶拿下來吧。」夜對著一直站在我身後的月。
 
月將矇在我臉上的領帶拿了下來,然後就這麼抓起我的雙手綁了起來。
 
「噢!真是不錯的表情呢!我非常滿意,從現在開始妳就是我跟月的女人。」夜用著像是看到滿意的東西對著我險笑說著。
 
「啊......哈啊......不要......我不要......快點放開我......拿出來啊......」我看著夜那感覺會將我魂魄噬下的黑色雙眼苦求著。
 
「不行唷,妳現在要乖乖聽我們的話才行。」夜靠近我的臉對我說完話後又吻起了我,當然不忘的蛇吻起來,他們的行為讓我真的完全的嚇壞了,我完全不敢輕易動彈。
 
「啊啊,找到了。」月摸起我私處的小豆子。
 
「不要.....不可以那樣用啊......不行啊.....啊啊!」被月逗挵的小豆子,我身體完全感到酥痲的不停顫抖,雙腿也發軟了下來,這種刺激真的是第一次嘗試到,會令人感到有毒癮的感覺。
 
「突然吸的這麼緊,真是個色情的女人,是在勾引著我趕快射進去?」夜對著體驗到高潮的我說著。
 
「什麼......!?」我聽見夜說的射進去感覺不太妙,「不可以!不行射進去啊!不要射進去......拜託你......」我帶著高潮的快感又感到害怕被內射的說道。
 
「不行,射進去才舒服啊,所以要射進去。」夜越來越快又用力的在我深處抽動著。
 
「不要......不......啊......不行了......要去了啊......」被夜這麼用力又快的抽動著,又被月一直撫摸著小豆子感到刺激高潮的我,還是抵不過這舒服到升天的感覺說出了心裡話。
 
「這樣啊,要去了?」
 
「要去了......高潮了啊......」
 
「那我就不客氣的射進去囉。」夜在我的耳邊吐息著氣小聲說著。
 
「不......不行......拿出去在射啊......」我再次聽見夜說要射進來馬上回神的說道。
 
「不行噢,妳的表情已經很清楚寫著"拜託射進來"這五個字囉。」
 
「不要......我沒有啊......不行啊......啊啊!」當我這麼說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我清楚感覺到夜的灼熱精液在我深處發洩著。
 
「月,換你來吧,這個女人可是尤物級的,是極品中的極品呢。」夜拿出他還硬著的大東西對著月開口,臉上一副非常滿足的樣子。
 
「不要......人家不想了啊......住手啊......」我感覺夜的精液不斷從我的蜜穴流出,身體還在顫抖的說著。
 
月走到了我的面前突然把我翻身了過來,使我變成背向他趴在桌上,夜又趁勢的將他還硬著的大東西放入我嘴裡,濃烈的精液味在我嘴裡散發的氣息。
 
「桌上都佔滿我們的精液沒關係嗎?」月說問著夜,不忘豪不客氣的將他的大東西塞入我深處,月的大東西也不輸夜,應該說是差不多一樣。
 
「沒關係的,擦乾淨不就好了。」夜感到無所謂的回答。
 
「嗯嗯......嗯......」我無法開口講話只能任由眼前兩人一直侵犯著我。
 
「嘴巴的感覺也很棒呢,月下次試試看好了。」夜的大東西在我嘴裡小心的抽動著說道。
 
「狡猾的人才是你吧,剛剛已經射了一次,現在又想在人嘴裡射一次。」月看著夜的臉說著。
 
「我爽你管我?」
 
「她的蜜穴一直緊緊的夾著我呢,好變態啊。」
 
「我就說她很色情啊,現在變成如此的淫蕩著,表情就是被我們侵犯真的非常舒服又高潮著。」
 
「你確定真的要這個女人在身邊?」
 
「我要的東西什麼時候廢棄過?除了利用品以外。」
 
「好吧,我明白了。」
 
「那我也射進去囉。」
 
「我不會阻止你的,儘量射進去吧。」
 
(不行啊......不要在射進來了......拜託.....)
 
心裡這麼想著,但也是於事無補,為什麼會這樣?早知道就不要答應進來了,但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啊......。
 
夜桌上的電話突然的響起,他接起了電話後冷冷的回答了幾句話後就將聽筒放回電話上,原本以為可以逃過一劫,反而是我太天真了。
 
「月,在離開公司出去開會前趕快把事情做完吧,這次大家都會到那裡,而且葉華的總裁也會去。」夜對著月感到不悅的說道。
 
「那個傳言會摧毀其他公司讓自己公司成為大家非常信任的公司?」月對著夜說著傳言問道。
 
「是啊,自從葉華換了總裁,已經毀了多少可以去開會的那些公司。」
 
我聽著兩人的對話,心裡感到憤怒,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摧毀其他人,這種事情竟然做的出來,真是世界什麼人都有。
 
「好了,小貓咪,差不多也該射進去了。」月用力的動著下半身對我說道。
 
「不行啊......不可以!」月的話讓我從憤怒回神過來,但我無法開口說出,夜的大東西還在我嘴裡抽動著。
 
「這可是你說可以射進去的噢,不要後悔又來吵架。」月看著眼前的夜說道。
 
「不會的,你就射進去吧。」夜同意讓月射在我裡面的回答。
 
(不行......不要射進去啊......)
 
心裡只能這樣抗拒的我,沒辦法改變什麼。
 
「嗯嗯......!」眼前與身後的男人突然停下了動作,嘴裡被注滿了夜的精液,體內深處再一次被注入灼熱的精液,但這次是月的,布滿在嘴裡的夜的精液我不小心的全部吞了進去,那濃烈的灼熱液體味道使我感到不舒服,卻又無法吐出。
 
「果然是極品呢,這個身體。」月將他的大東西拿出我的體內後,將褲子穿了上去感到滿意的說著。
 
「我就說這個女人不錯吧。」夜在我面前也收起大東西的穿上褲子回道。
 
「哈啊.....咳......咳......」這種刺激的事情讓我感到全身疲憊無力,只能看著眼前的兩個男人無法做什,何況雙手還是被綁住的狀況。
 
「差不多也該放妳回去做事情了,快把衣服穿上吧。」夜解開了我手腕上的領帶丟向月看著我說道。
 
我忍著被眼前兩個男人侵犯的作噁感,慢慢恢復力氣將被他們丟在桌上的衣服穿上,然後下了桌子準備離開這個讓人不愉快的地方,對於這兩個男人的行為我無法原諒,但因為必須完成交代的事情必須忍下,反正完成事情後就跟他們豪不相關了,也只能這樣了。
 
「等一下。」夜抓著正要離開他的辦公室的我往他懷裡抱去。
 
「嗯嗯......!」我瞪大著眼看著眼前的夜又親吻著我起來,我反抗的推著但他的力氣太大又緊緊的抱著我讓我無法逃脫。」
 
「好了,你還要玩多久?又不是沒有機會。」月看著持續親吻我不知道多久的夜說著。
 
「我知道了啦,走吧。」夜放開了我的雙唇走出了他的辦公室說著。
 
月看著夜走出辦公室之後準備跟上時,他抓住了我親吻了我雙唇一下也離開辦公室,我心裡非常的氣憤這兩個禽獸上司不停的吃我豆腐,還侵犯我侵犯的很開心,看來必須把事情處理完離開這個地方了!不然我再這樣被兩個禽獸侵犯欺負下去精神都要耗弱了!
 
我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快下班的時間了,我的工作都還沒做一些卻被那兩個禽獸上司耗了那麼多時間在侵犯我!我心裡氣炸了,明天一定要完成到35%才行。
 
此時我的手機突然響起,我馬上接了起來。
 
「事情做的怎麼樣了?」對方是一位中年男子的聲音對我問著。
 
「一切都沒有問題,請您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辜負你們當時的幫助,也不會讓他有所得逞的。」我平靜心情回答著中年男人。
 
「很好,我相信那兩位大人也不會覺得妳辜負了他們的期望。」
 
「不會的,我覺得不會讓他們對我失望。」
 
「那就交給妳了,畢竟他們今天要到聚集點開會,這次不知道又有哪個公司要遭殃。」
 
「我知道了,我會多注意那個人的行為。」
 
「麻煩妳了。」
 
「不會,真是我應該的,那麼有事情我在聯絡您。」
 
「好,那就先這樣,再聯絡。」中年男人說完話切斷了通話。
 
那個人這次又不知道要給我玩什麼把戲了,雖然被他摧毀的公司我加減救了些回來,但在讓他那樣下去是不行的,尤其是不能讓他動到這間公司,葉華的私下分身公司彩瓅,那個時候如果不是這間公司,家族企業應該早已崩塌了不會那麼出名,現在是報答的時候。
 
但我現在該從哪裡做起?
 
______待_____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MEGA. 的頭像
OMEGA.

貝塔的創作世界

OME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