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禽獸上司
 
Ep.244—癡漢
 
一接到威廉的通知後,我們馬上趕到了醫院。
 
「嵐哥哥!」瑪蕥一進門看見傷痕纍纍的嵐馬上跑向他面前哭了起來。
 
「瑪蕥,我沒事的,只是皮肉傷而已,別哭了。」嵐安慰起瑪蕥開口。
 
「全部的事情威廉都告訴我了,沒想到你父親真的是這樣的人。」我看著嵐說道。
 
「我也沒想到如今他為何會變成這樣,不過只知道他在找一個男人,好像要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是嗎......。」我點了頭回答。
 
「那些人會被那樣對待就是這個答案。」
 
「說到裡面的人,你有沒有看過一個水藍色雙馬尾的女人?我有點擔心她會不會在裡面。」
 
「水藍色雙馬尾,眼瞳是不是很像鑽石般漂亮,然後身高跟妳差不多,其中一隻手上有著很像鑽石的胎記?」嵐看著我敘說著。
 
「對!你看過她!?」我有點激動的問起。
 
「曾經有一次跟我父親進來看過我。」
 
「她跟你父親一起?她沒有被虐待什麼的?」
 
「沒有,她人是好端端的。」
 
「那就好,她沒事就好......。」我回答完後心裡暫時先放心了下來。
 
「妳認識那個人?」嵐看著我疑問著。
 
「嗯,這些事情,等我跟她的事情處理完在好好跟你們解釋。」我話落就暫時離開了病房,因為藥水味讓我無法繼續待著。
 
「比琪。」夜跟在我身後的叫著。
 
「只是藥水味不喜歡而已,沒事的。」我笑了笑的看著夜。
 
「我知道,所以我才來陪妳。」
 
「我需要感動到流淚嗎?」我看著他歪了頭大笑。
 
咚——。
 
夜彈了我的額頭,那個感覺很痛,而且聲音還很響亮的。
 
「幹什麼啦!很痛欸!」我撫著額頭覺得無辜被彈的看著夜。
 
「還知道痛,那代表妳還正常。」夜帶著吸引人的低沉磁性聲說道。
 
「我當然很正常啊!你才不正常!一天到晚來我辦公室說奇怪的話,然後又像一個癡漢來騷擾我。」
 
「癡漢?妳又知道"癡漢"是什麼了?」夜看著我笑了笑問道。
 
「其實我也不知道"癡漢"是什麼,我只是聽張諾說過而已,以前他都會在我面前指著陌生人說這兩個字。」
 
「噢?所以他沒有跟妳解釋過意思?」
 
「所以那個是什麼意思?」我帶著好奇心問起。
 
「我想想看,有時間帶妳去坐公車或電車時在跟妳解釋好了。」夜突然一臉賊笑的看著我。
 
「幹嘛一定要坐公車還是電車啊?」
 
「因為這樣妳才會明白那個意思。」
 
此時我看見威廉一臉緊張的跑向我們,他一手把我拉推向夜的懷裡,我只知道有個男人的身影從我們身邊經過,但我並沒有看見那個人的樣子。
 
「可惡,差一點就完蛋了。」威廉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的看著醫院門口。
 
「你在幹嘛啦!突然把人家推向夜。」我覺得莫名奇妙的問著威廉。
 
「只是覺得剛剛那個人有點奇怪所以不自覺這麼做了,呵呵。」威廉笑了笑的回應。
 
「真是的,你不知道這個人身體很堅硬嗎?」
 
「等等,妳這番話有點怪怪的。」威廉一臉覺得奇怪看著我。
 
「我說認真的欸!」
 
「當我沒有說,我有些事情先回去了,有事情在聯絡。」威廉一說完話就離開我們面前。
 
「堅硬?我何只身體堅硬,要不試試看其他哪裡也是堅硬?」夜突然在我耳邊小聲調戲的開口。
 
「走開啦!變態!」我馬上推開他紅遍臉說道。
 
「我可以找個個人病房,我們去試試看如何?」
 
「我真的覺得有時候跟你談話會腦中風,一天到晚就要聽你不正經的話不知道幾句。」我馬上翻一圈白眼說道。
 
「我這是對老婆調情,然後一調到床上。」
 
「我要進去了!你自己一個人在這邊慢慢唸你的瘋言瘋語,我今年才剛要二十六歲,還不想被你搞到發瘋。」我內心其實因為夜的話已經無奈到崩潰不知道要哭還是笑了。
 
之前跟張諾在一起他就夠瘋了,怎麼離開他後跟這個男人在一起還比他更瘋?雖然夜真的專情專一,可是他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專說一些奇怪的話,還是他哪跟神經斷了,哪有人調情調成這樣的。
 
___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MEGA. 的頭像
OMEGA.

貝塔的創作世界

OMEG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Venus
  • 夜真愛跟比琪調情😂
  • 男性本色,夜對比琪永遠色色🤤🤤🤤

    OMEGA. 於 2018/07/11 11:30 回覆

  • 柏睿
  • 是這邊嗎
  • OMEGA. 於 2018/07/11 22:17 回覆

  • 悄悄話